yobo体育app

职教资讯 yobo体育app  >  职教资讯  >  正文

适应劳动技能迭代需要发展职业本科
发布人:申一君     资料来源:     时间:2021-09-14     浏览次数:

东莞制造一线的人才结构正在改变:曾经流水线上的工人成长为怀揣多项专利的工程师,越来越多高校毕业生入职生产一线,越来越多企业开出百万高薪招聘人才……在东莞先进制造业占规上工业增加值超五成的背后,是扎实的人才支撑与引领。

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深入推进,智能设备和机器被广泛应用,影响着研发、生产、销售、管理、服务等各个环节,猛烈冲击并重塑原有工作世界的结构和秩序。但是“机器上岗”并不意味着“人类下岗”,许多人才能胜任的工作岗位仍然存在,这些岗位大多呈现出复杂性、团队协作性和多工种复合性的特点。可见,技术替代迫使传统从事规则性、体力劳动的劳动者进入非规则性、智能劳动领域。对劳动力的能力结构提出新的更高要求,并引发新一轮劳动技能的迭代。职业教育要进一步提升适应性和服务能力,稳步发展职业本科教育具有现实必要性。

需求:提高劳动力创新素质和高阶能力

当前,我国正处于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优化经济结构的关键节点,经济发展从注重规模和速度转向注重质量和效益。在产业革命和技术变革的浪潮下,提升产品和服务质量的路径不再仅依靠生产流程前端的关键原理或规律的突破,而更趋向后端的、靠近产业化的渐进性创新。这意味着创新不再只是科学家和工程师的事,生产链上的每一个人都可以从事创造性工作。

创新素养是开展创新活动的必备能力和内在依据。因此,要助推我国技术实现跨越式发展,凸显人相较于机器的独特优势和主体地位,技能人才不仅要掌握扎实的专业知识和精湛的操作技能,还必须具备创新素养,能通过吸收、改进现有的技术和工艺,将在生产一线的实践探索和经验转化为实体产品或服务于实际应用,最终实现工艺创新、产品创造和服务升级。

在智能化时代,工作组织形式发生了本质变化,从原有的科层制工作体系转型为扁平化、网络型工作体系,工作的复杂性和不确定性增加,工作内容去分工化程度加深,生产方式从标准化规模生产向个性化精细生产转变。这对从业人员的能力结构提出了“高层次”要求,这种“高层次”集中表现为工作过程复杂程度、劳动创新程度、技术精准程度、领域复合性程度的大幅提升。要满足上述“高层次”要求,需要高阶能力作为核心支撑。

高阶能力是一个动态概念,其内涵会随着时代变迁和技术发展而不断变化。在当前智能化的时代背景下,高阶能力具有跨界性、普适性和通用性,是人工智能在短期内无法模仿或替代的能力,其主要涵盖了判断整合能力、分析决策能力、统筹管理能力、团队协作和沟通能力、多维迁移能力、跨界思考能力等一系列能力。具备高阶能力的技能人才可以灵活地分析、转换、运用已有知识和技能,应对日益复杂的工作情境和各种突发问题。

综上,智能化背景下,劳动技能迭代朝向创新素质和高阶能力的进一步提高,高技能创新型人才已成为人工智能时代急需的人才类型。

挑战: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匮乏制约产业发展

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明确发出了一种信号,即产业对掌握复杂技术知识的高技能创新型人才的迫切需求。但现实是,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的严重匮乏已成为新常态下制约我国国力提升和产业发展的“卡脖子”问题。

中国人力资源市场信息监测中心2020年第二季度的统计数据分析显示,我国劳动力市场中专业技术人员和高级技能人员用人需求缺口较大,各技术等级或者专业技术职称的求人倍率均大于1。现存劳动力的技能水平无法完全胜任现代化岗位的需要,高技能劳动者在数量总体不足的同时还存在劳动力技能的层次错配、类型错配等一系列问题。

从源头探究我国劳动力技能供需错配的原因,在于教育链与产业链衔接不畅,现有教育供给难以培养经济转型升级所需的高技能创新型人才。就高职高专教育而言,虽然重视对人才高水平专业技能和职业能力的培养,但缺乏对其高阶能力和创新素养的培育。办学层次的局限使其难以承担起培养高技能创新型人才的重任。一些企业为了填补人才空缺,通常只能提拔高职高专毕业生中工作了五六年的优秀人才,人才供给的效率和速度显然难以满足智能化席卷而来的潮流。

就应用型本科教育而言,其来源主要分为两类,一类从普通本科院校转型而来。此类应用型本科教育带有许多普本的基因和惯性,仍然遵循学科发展体系,沿袭传统精英主义的人才培养模式,在人才培养过程中重理论推演应用而轻实习实训。这实际上脱离了技能人才的培养规律,因此,此类应用型本科存在“转基因排异”的困境,培养出来的人才很难达到高层次的技能水平,有创新思维但不聚焦技术创新。另一类应用型本科是由专科层次的地方高校在21世纪初升格而来。此类新建本科院校从始至终根植于职业教育的土壤,传承着技术技能人才培养基因,因此能很好地适应区域经济社会的发展需求,育人成效显著。但因其占比量很小、专业覆盖面有限,也无法弥合技能人才的供需矛盾。

现有教育供给严重不足,造成劳动力供需结构性矛盾突出。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一矛盾,就要从人才培养的源头出发,发展与普通本科同层不同类的教育,保证所培养的人才兼具“职业属性”(内隐为技能水平、职业能力等)和“高等属性”(内隐为高阶能力、创新素养等),在满足产业需求的同时实现职业教育体系化发展。

思路: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发展要赓续职教基因

开办本科层次职业教育是智能化背景下高等教育结构与产业结构相匹配的必然选择。要推进职业本科从试点落地到稳步发展,“如何发展”成为亟待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我国应用型本科教育的建设为探索职业本科发展提供了宝贵的经验,即支撑各级各类职业教育可持续发展的是其一脉相承的“原生基因”而非“转基因”。职业本科教育作为职业教育延伸到本科层次的结果,其发展路径不是“重造”的,而是“延伸”的。职业本科教育要实现长远发展,就要始终保持职业教育的属性和定位。

基于赓续职教基因的基本导向,提出职业本科教育的发展思路如下:在办学主体方面,要扩大规模,拓宽覆盖面,选择以升格办学质量较高、办学特色明显的高职院校为主;在课程建设方面,打破学科课程模式,形成实践导向的职业教育课程模式,突出实践教学;在培养内容方面,遵循工作实践中职业能力的要求,注重面向工作导向的技术创新,注重学生创新素养和高阶能力的提升;在培养模式方面,坚持行动导向培养模式,完善基于工作本位的学习制度,倡导并深化产教融合、校企合作,加强与产业学院、产业大学、产业研究院等的联合。


作者:匡瑛,系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教授;李琪,系华东师范大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研究所硕士研究生

来源:《中国教育报》2021年09月14日05版

 


Baidu
sogou